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雪漠  

雪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甘肃省专业作家,国家一级作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、《西夏咒》、《西夏的苍狼》、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《野狐岭》等,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《光明大手印》书系。 雪漠文化网网址: www.xuemo.cn Email:xuemo1963@163.com QQ:417825705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走进雪漠家(1)  

2012-12-10 10:34:54|  分类: 光明大手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走进雪漠家(1) - 雪漠 -

 

走进雪漠家

 文/陈彦瑾

 

我原封不动地把这些话记录下来。我也原封不动地把我走进雪漠老师家时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想记录下来——尽管这篇文章已冗长成万言书了。

 

我仅仅想以朴素的文字,把这一切定格给这个世界,作为自己这么迟才理解了老师的一种补偿!

 

因为参加第三届香巴文化论坛的缘故,我从寒冷阴霾的京城,飞到温暖明媚的岭南,并有幸到樟木头的一处原始森林旁,拜访了雪漠老师,走进了雪漠老师家,了解到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事实……

 

一、雪漠老师的代步车

 

论坛的某一天,我和其他学生一起,到雪漠老师家拜访。这是一所普通的复式楼,带一个小院,院中停放着一辆旧摩托、一副杠铃、一副哑铃。陈亦新说,杠铃和哑铃是他在用,而旧摩托,是父亲曾经的代步车。

 

樟木头是傍山小镇,很多地方的街道坡度很大,镇里很少能见到出租车。我到樟木头后,有一次去书店,等了半天不见一辆公交也不见一辆出租车,无奈只好步行来回,当时想,这里出行实在太不方便了。小镇也很少能看见骑自行车的,估计爬坡太吃力,相对来说,摩托也许是最便利的了。但我无法想象雪漠老师骑着旧摩托呼啸于车丛的情景。他到北京,不是开作协大会就是开作品研讨会,或是去大学、图书馆演讲,他是读者粉丝簇拥的著名作家,也是很多修行人渴望亲近的证悟者,在樟木头,他还是作家村的副村长呢,谁能想到他的“坐骑”会是这样一辆旧摩托!陈亦新说,作家村的朋友不止一次提醒他们买辆小轿车代步,因为樟木头的交通状况不好,骑摩托非常危险,再说,也要给“作家”一份起码的体面和尊严吧。而雪漠老师却依然故我,直到樟木头实行“禁摩令”,终于“HOID不住”了。据说,“禁摩令”相当严厉,曾一夜之间砸烂很多“抗令”摩托,震慑四方。雪漠老师再不能骑摩托了,买轿车势在必行。其实,雪漠老师著书勤奋,近年来出版了很多书,也该用版税买辆车了。

 

但选什么车,一家人颇费了番心思。对于这个节约成习的家庭来说,买车是大消费,太贵的车他们显然是不会考虑的,太便宜的又不能“给作家起码的体面和尊严”,朋友们左右衡量,反复考察,最后帮忙选了辆十多万的斯柯达。不过,车虽然买了,雪漠老师不会开,亦新就成了专职司机,除外出会客和举办雪漠禅坛这样的活动时接送父亲外,平时负责每天中午把在关房禅修写作的父亲接回家吃饭,而一般的外出办事,雪漠老师都是步行。陈亦新的作息和父亲一样,每天上午写作,中午出来接父亲回家,下午看看书,处理一些杂务。

 

二、屋顶漏水的家

 

陈亦新介绍说,这房子其实是二手房,老房主装修过,可以“拎包入住”,未想住进去不多久赶上绵绵不绝的下雨天,破绽露出来了——屋顶严重漏水,滴答滴答跟掀盖似的。雪漠老师就让陈建新负责做防水。关于建新做防水的事,中央编译出版社的董巍也跟我讲过。话说那天上午董巍正拜访雪漠老师,拉防水物料的车来了,被物业挡在了小区门外。工人打来电话,让陈建新跟物业交涉。建新从上午周旋到下午未果,还想继续费口舌,忽听雪漠老师说:陈建新,把电话挂了!遂起身快步走到院里,骑上摩托,旋风般绝尘而去。不一会,拉防水物料的车就开进来了。据董巍描绘,当时,物业长时间的刁难已让大家忍无可忍了,雪漠老师只好“金刚怒目”,亲自上阵,在短短一分钟内把物业教训了一通,物业立马开门放行。

 

陈亦新写过一篇好文章叫《樟木头,三千公里外的家》,讲了雪漠老师从武威到樟木头入住作家村的全过程。他自己,则是在去年带着未婚妻王静来到樟木头,帮父亲做一些传播大善文化的有意义的事。为了这个决定,他放弃了在武威的事业——一所打理了数年的私人文学院,以及每年几十万的丰厚收入。他在武威办班很成功,是名满全城的作文老师,许多家长都愿意把孩子送到他那儿学写作,接受他的教调,几年下来,已是桃李满天下。他教过的学生,有些都大学毕业了,还常常回来看他。当听说他要关闭文学院,把教室卖掉南下时,好多家长找上门来,责问为何不把孩子给教完,今后让他们怎么办。陈亦新说,作为雪漠的儿子,他不是得到很多,而是放弃了很多。他的母亲也一样。师母鲁新云在武威经营一家教辅批发书店多年,很挣钱,是赫赫有名的“鲁老板”。后来,为了更好地照顾雪漠老师,她也关闭了书店。

 

刚开始的时候,一家人住在一片原始森林旁,青山碧水滋养文思,一派怡然,如同陈亦新那篇文章描绘的。后来,随着雪漠老师出版一系列著作,“雪粉”剧增,越来越多的人想见雪漠老师,渐渐打破了宁静。每次来人,雪漠老师都不忍拒绝,还得陪着,让亦新或建新照顾起居出行,让师母做饭。有时候,一批人来的时候,也会有人招呼请吃饭,但常常都是雪漠老师悄悄把单买了。随着来的人越来越多,雪漠老师一家不堪其扰,于是想出一个办法——开办雪漠禅坛,集中一个时间段见人,以保证其他时间不被打扰。这就是雪漠禅坛的由来。为了给大家多提供一些见面机会,禅坛每周一次,陈建新负责联络和安排食宿起居,陈亦新负责主持,王静负责摄像,师母负责做饭,一家人每周要默默付出至少三天时间。然而,纷扰并未彻底解决,一些“雪粉”在禅坛结束后还不愿离开,日夜游荡于小区,伺机接近雪漠老师。后来,这种纷扰愈演愈烈,已经严重影响一家人的正常生活了。无奈之下,雪漠老师只好另觅安家之所,以求保全一份清净,于是就有了这个屋顶漏水的新家。

 

关于这二手房还有一个装修的趣谈。话说有人问雪漠新家装修花费几何,曰不过五六万。那人听了,劝道:雪漠,你可不是小作家了,好好装修一下,别太穷兮兮的,不要叫外人觉得我们作家穷。话虽如此,雪漠老师还是没进行大的装修,只是刷刷墙,铺了人造合成地板,此外打了一个藏书的小阁楼,所谓的五六万,主要就花在这小阁楼上了。

 

(续)

 

附:

 

●《光明大手印:参透生死》当当网专卖:http://product.dangdang.com/product.aspx?product_id=22909708

 

●《光明大手印》系列丛书邮购地址:http://shop35991997.taobao.com/

 

联系人:王静  联系手机:13830501212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