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雪漠  

雪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甘肃省专业作家,国家一级作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、《西夏咒》、《西夏的苍狼》、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《野狐岭》等,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《光明大手印》书系。 雪漠文化网网址: www.xuemo.cn Email:xuemo1963@163.com QQ:417825705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也说说雪漠之“骂”  

2013-01-21 09:45:13|  分类: 光明大手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也说说雪漠之“骂” - 雪漠 -

 

也说说雪漠之“骂”

 

古之草

 

《痛说张万雄之死》文章发出之后,我也在关注整个事态的发展,同时,更让我关注的是一些评论,每一则评论其实都反映了每一颗心。心灵不同,看到的视角就不同。但是随着心灵的变化,我发现,一些观点也是在变化,这一点点的变,就会促成自己的“大变”和顿悟。

 

雪漠老师的这篇文章,涵盖的信息量很多,让我想到了他的小说,每一部小说,都是一个大象征,都是无边无际的,看似写了具体的事,具体的人,具体的观点,但是非常的宽广,非常的深远。

 

文章中分析了这三个人的死亡,虽然前两个写的不多,但就是那么一点拨,就能把他们死亡的原因给揭露出来。

 

比如那位企业家刘靖,非常的成功,对雪漠老师也是一片真诚,说明他的心中还有一片纯净的向往,虽然每周也给雪漠老师发一些佛语之类,也知道“放下”的道理,但是道理归道理,如果没有进入他的生命,那么永远隔着一层的,厄运发生时,那些道理,那些知识是不起作用的,也许在平时,口头上谈起这些道理来,激情飞扬,侃侃而谈,但是危难来临之时,根本起不了作用的。即使再怎么知道一些大道理、大智慧,如果这些智慧不能化为他的生命,根本没有用的,根本改变不了他的心,改变不了心,就改变不了行为的。他的死亡,命运中肯定有一些说不清的东西,但我知道,这不是偶然的,那所谓的车祸,也不过是一个助缘而已,最终决定自己命运的,还是自己的心。生前明白“放下”的人,却一直没有“放下”,死亡一到,什么都“放下”了……

 

叶佰生,一位事业有成的冻土专家,在世间法上,应该也是成功人士。他信佛、也吃素,但没有真修。没有真修的原因还是没有“看破红尘”,没有看破这个世界的虚幻,没有放下对红尘的执著。没有看破,就没有出离;没有出离,就没有真正的皈依。即使表面上有所谓信佛的形式,吃素呀,拜佛呀等等,那也是外在的东西。内心中没有皈依,没有真正的看破和放下,那么就没有真正的信仰。很惋惜的是,他结缘到了雪漠老师的《光明大手印:实修顿入》,但仅仅看了一半,生命便没了。这让我想到,多少人曾经在临死的时候,才懊悔自己活着的时候没有修行,但是晚了,一切都晚了。生命没有了,一切都晚了。错失机会的人,太多太多了。就如他的妻子问到的一样,如果他真修行了,是不是能改变命运。雪漠老师说,其实,改变命运的只是一个善念。比如,如果在出事之前,他能认真地记住雪漠老师的嘱托,让他系好安全带,让他系好安全带,这句说过多遍的话,他能猛然中惊醒,猛然中记住,牢牢地记住,那么也许就不会出事,就不会被甩出车外,就不会离去的。这一切,都是他的心,他思维的那种惯性在作怪,他肯定没有想到安全带的重要性,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,即使听到雪漠老师的话,他也仅仅认为是同学的一个好意,他没有当回事,更不能照着去做的。他的那种惯性行为害了他。有时候的命难,就毁于一个小小的细节。

 

所以,我知道,自己的命,其实都是自己造的,怨不得别人。真的,有时候,一个善念、一个念头的转变,就能改变命运的,看似好像是不可思议,其实那里面蕴藏着深刻的哲理。心能创造一切,同时,心也能毁掉一切的。所有的一切,仅仅是一念之差。比如《西夏咒》里那个死不悔改的张屠夫,无论如何他都不放下“屠刀”,但就在那个漫天飞雪的深夜,在见到奶格玛化现的乞婆时,就因为了那么一个善念,收留了快要被冻死的乞丐,便彻底改变了命运。

 

而最让人痛心的就是张万雄,他是抑郁自杀。正如雪漠老师在文章中写到的,如果前两者是不可抗力造成的,那么张万雄的自杀,大多就是自己的心造成的,虽然有外在大环境的影响,但是最终的命运,还是自己选择的。他也结缘了雪漠老师的《光明大手印》书,也结缘了“大善铸心”的墨宝,但是他没有读,或者说,他还没有读懂“大善铸心”这四个字,就以这种悲壮的方式离开了人世。真得让人扼腕不已。

 

张万雄爱好读书,爱好书法,他的书法作品:“小人法门深,违心莫论法。唯德能治狱,奉告执法人。”至今还在法院的网站上挂着。我也反复琢磨了这四句话,总是感觉有点“神秀”的意蕴,是那种渐修的味道。他要是真能看破,就能从纷纭莫测的“官场”中超越出来,就不会长久的压抑和不快,就能真正地窥破其中的玄机,就能懂得所谓的“小人心”,就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,就能真正明白这个世上什么是最完美的,他的笑脸就能真正的微笑一生。如果他认真读了《大漠祭》之后的系列小说,读了《猎原》、读了《白虎关》、读了《西夏咒》、读了《西夏的苍狼》、读了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读了《光明大手印》系列……他还抑郁吗?他还纠缠自己所处的那些人事纠纷吗?他还感叹这个世界的不完美吗?他没有自救,他没有彻悟,他没有明白,他一直处在心灵的“乱麻”中,他一直解不开心灵的那些“结”,于是他才说,“我的做人和我的工作常常背道而驰,真是难受。”就是那样长久的“难受”,让他得了重度抑郁症。

 

我想,如果张万雄读懂了《猎原》,那么他就在世间法上明白了“官场”,明白了那所谓的“官场”,也不过就是一片“心灵的猎原”而已,自己就能从那“猎原”中超越出来,那“猎原”和腾格里沙漠是一样的,看似浩瀚无比,看似“法门甚深”,但不管怎么的变化莫测,其实万变不离其宗。就如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里写到的腾格里沙漠,不管是白天,还是黑夜;不管是日出,还是日落;不管是酷热,还是严寒;不管是大雪覆盖,还是龙卷风般的沙尘暴……所有的一切变幻,都会有停息的时刻,都会有厮杀的时分,为什么不超越出来,以另一种视角、另一种眼光、另一种心灵来看待呢?把所有的一切都看成风景,看成风雨雷电、看成云卷云舒、看成一场游戏、一场电影,欣赏它,但不要执著,只守住自己的那颗心,不要让心泯灭就好。那么,自己就能在那“官场”中活出自己来,而不是卷入那个“魔桶”中。那商场、职场、娱乐场、宗教场,那文坛,那爱情,那教育界、出版界、媒体界,这领域,那领域,凡是有人类的地方,那“魔桶”就存在,那些所谓的游戏规则就存在,关键的是拥有一双慧眼,窥破其中的奥秘,让自己在那池塘里长出圣洁的莲花。

 

我知道,张万雄的自杀是社会的一个缩影,折射了很多很多的东西。他从年轻的时候起就从事司法工作,他的专业是法律,他受到的教育是传统的唯物主义教育,他具有铁肩侠义的情怀,他的职业素养、职业教育、职业熏染让他成为一名优秀的法院副院长,在世俗意义上看,他在自己的领域里是很优秀的,但是他的“优秀”,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他最大的障碍,他所受的教育限制了他心灵的进一步超越,他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路,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坚守着自己的公平和良知,已经很不错了,但是,他达到的这个“高峰”,他是很难逾越的,自己很难超越自己。他的心灵达到一定高度之后,是需要打碎和超越的,否则就会困入其中,难以超越!久而久之,如果总是处在那个高度徘徊的时候,如果这时候没有新的“活水”注入的时候,没有更大光明照射的时候,他就会抑郁的。那么,时间一长,他的心灵就会慢慢枯萎,激情就会慢慢消退,就会对生活和生命的意义失去信心和希望,就会找不到任何的出路。如果这时得不到拯救,哪怕一点点的风浪,都会击垮他最后的防线,就会出现人格分裂,就会出现两个“我”,不断地揪斗,不断地厮杀,就会产生自杀的念头,当这个念头占据上风的时候,那么,他就会真的自杀的。

 

我相信,他的这种自我揪斗和厮杀不是一天两天的,也不是偶然间发生的,而是长年累月地在积聚,其惨烈程度不亚于一场战争。不管一个人外在的形象如何,如何的伪装,如何的掩饰,如何的正常,就如照片中的张万雄如何的开心,如何的微笑,那都是表相的东西,而他的内心却是另一个世界。外景的风风雨雨,仅仅是表相,是不真实的,是虚幻的东西,是随时变化的东西,但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是另外一个世界,没有智慧是很难窥破这个世界的,所以,我也就明白了《无死的金刚心》写的那句话:“精神的真实才是真正的真实。因为任何现象的真实,都会随着现象的变化而失去真实性,只有精神的真实才是本质的真实。”

 

雪漠老师在文章中写到“在万雄的生命里,我只能做一个遥远的夜幕下的火把。我给不了他多少光。当他目光转向我时,也许能看到一点微弱的光。当他背向我时,他看到的,也许是无边的夜幕。”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真正读懂这段话。虽然从文章中看,雪漠老师帮助过他,但那帮,并非世俗意义上的人情所求,虽然有人情的成分在里面,但雪漠老师更是因为看到张万雄是个好官,身上有一股正气的,这样的人有了实权,那么就能造福于一方百姓,那个地方就会多一些公平和公正。但是雪漠老师也惋惜,即使张万雄当了副院长,也没有真正的快乐。我知道,雪漠老师说的快乐,是真正的快乐,是究竟意义上的快乐,是明白顿悟后的快乐,是大快乐。

 

在世间法上,有了雪漠老师这样的朋友,张万雄的心中也许会有微弱的一点光,否则,他就不会开车载了雪漠老师去看“雪漠”,不会有那么一颗诗意的心,不会在遗书中交代自己的骨灰撒入腾格里沙漠。但是,对于张万雄来说,这点微弱的“光”是有条件的,就如雪漠老师不断提到的想回到凉州聊天,因为,有时候,一座城市里,有那么一个朋友,等于拥有了那座城市。

 

可惜的是,张万雄一直没有破除那种执著。这就是雪漠老师在文章中为什么多次写到“骂”他,多想好好的骂骂他,能让他一下子明白呀!但那真正的明白,是多么的艰难呀!纵有万般的光明,也射不进一颗封闭的心!

 

人活着,重要的是明白!

 

 

附:

 

●《光明大手印:参透生死》当当网专卖:http://product.dangdang.com/product.aspx?product_id=22909708

 

●《光明大手印》系列丛书邮购地址:http://shop35991997.taobao.com/

 

联系人:王静  联系手机:13830501212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