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雪漠  

雪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甘肃省专业作家,国家一级作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、《西夏咒》、《西夏的苍狼》、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《野狐岭》等,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《光明大手印》书系。 雪漠文化网网址: www.xuemo.cn Email:xuemo1963@163.com QQ:417825705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雪漠:从武威到天水(2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八十七  

2014-11-03 14:17:40|  分类: 光明大手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雪漠:从武威到天水(2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八十七 - 雪漠 -

雪漠:从武威到天水(2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八十七

(二)苦焦的西部大地

高速公路一直从凉州通往天水,所以一路行来非常惬意,不像昨天去天祝,七十公里我们走了大概四个小时,而且,那四个小时中一直在颠簸,一直尘土飞扬,所以,我们都走得很疲惫。但是,今天在高速公路上行车,我可以一边喝着茶,一边看书。但我很少在走动的车辆上看书,一般只是处理一些需要校对的文档。有人曾经问我,我的眼睛为什么那么好,我告诉他,我一直对眼睛很好,所以它也对我很好。

眼睛是需要爱护的,很多人就是不知道保护眼睛,不知道爱护眼睛,才会让眼睛受到伤害。要把眼睛当成朋友,和他保持最好的友谊,要维护它,不要伤害它,不要摧残它。对待身体的所有器官,都应该这样,都要精心地伺候好它。所以,在走动的车辆上,我一般很少看书。在一个地方住下之后,再写游记。每一天的游记,我都是这样完成的。

过了兰州之后,地貌大致都差不多,都是一些土坡一样的山脉,都显出了一种焦黄,看不出多少绿色。隐隐约约间,也能看到一些绿色,但整体的氛围,却仍然是一种焦黄和苍凉。

 

雪漠:从武威到天水(2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八十七 - 雪漠 -

 

这是甘肃独有的基调,一路行来,我们发现,每到一个地方,一过边界,整个地貌的味道就会完全地改变。大自然好像有一种奇怪的力量,在左右着一些东西,而各地的人文氛围,也好像在干预着一种自然的东西。省与省之间,地与地之间,都会出现一种相对明显的变化,每一个区域,都有它不同的特点。而差不多到陇西的时候,这一带的山势仍然显得有些苦焦。就连这儿的草,也没有一种鲜活的生机,显得干巴巴、灰蒙蒙的,没有那种从生命深处透出的清爽之感。所以,当地人非常喜欢用苦焦这个词。

突然,我们在高速公路上看到了一个骑摩托车的女人,还有一头驴子,这种风景,只有在这个地方才看得到。

其实,大城市里,已经没有驴子了,因为农业文明已经渐渐退出了城市。耕地和城市离得很近,大部分农民都不用再耕田。有很多农民虽然仍然拿着农村户口,但已经没有地了。政府征收了,有些农民也很开心,因为他们都在自家的土地上起了房子,按面积计算的话,能赔很多钱。但这部分农民,定然有孩子在外面打工,否则,失去了土地的他们,就会觉得非常无助的。因为多年来,他们既没有种地,也没有打工,只是在家里看电视,或是做一些跟村子有关的杂务,没有学习,没有上升,一旦生活出现了变故,他们就会遇到困难。而政府赔的那点钱,也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。最重要的是,他们在闲散无聊的生活中,养成了散漫的习惯,他们可以像民勤的那些孩子那样,非常刻苦地学习,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吗?如果他们有这种心,或许会在没有经济之忧的时候,就有另外一种生活方式上的选择,宁可受一点累,少享受一点,也要为自己和心灵充电。那么,一旦他们的生活发生了改变,他们能改变这种巨大的生命惯性吗?还是会有另外一种随波逐流?

广东这块土地上,有一种非常复杂的东西。它既是博大包容的,所以容纳了五湖四海的人,容纳了五湖四海的文化,但广东这块土地,又是非常功利的,这儿的很多人心里,其实很少想家庭以外的事情。也有很多善良的人,但那善良,远远不能达到信仰的层面,它缺少一种很大的发心,也缺少一种博大的胸怀和高远的志向,这就造成了一种文化上的贫瘠。大部分广东人的进取,是功利上的进取,是名利上的进取,而不是人格上的进取,不是精神上的进取,这一点,导致广东有一种浓浓的功利氛围,所以,你可以在广东人的家里,看到很多供奉财神啊祖宗啊之类的现象,却普遍看不到有人在供奉文化。像民勤人那样,同时供着文圣人孔子和祖宗的人文景象,在广东这块土地上,是不多见的。假如一个地方的大多数人家里,都供着孔子这类的圣象,他们或许就会有一种不一样的行为。比如,民勤那个大地主王庆云,他虽然声誉不太好,有贪污受贿的记录,而且有一种严重的心灵缺陷,但他的家里供着文武圣人,所以他花了好多钱,去修路,去造学校。现在的很多官员,还会不会去做这些事情?他们有可能往寺庙里供养很多钱,但他们其实是为了买个心安。那么,他们会不会去贫困地区建学校?会不会关心家乡人的生活?有没有个人生活以外的一种担当?但是,假如这块土地上有一种不同的文化,这种文化告诉你,利众是好的,大善是好的,比个人境界更高的向往是好的,那么很多这块土地上长大的人,可能就会出现另一种变化。很多人的命运,也可能会出现另一种变化。至少,他们不用狭隘和局促地活着;至少,他们能有另外的一种生命选择。所以,这个世界需要大善文化,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心灵,都需要一片更加博大的文化土壤,能让他们在这片土壤的养育下,有一个大善、大美的可能。

山上偶尔可以看到一些土地庙,土地庙也是一些非常小的建筑,显示出这个地方的一种贫穷。我们曾经在一些地方,比如南方非常发达的地方,看到一些土地庙啊、城隍庙啊之类的所在,都非常富丽堂皇。像上海的城隍庙,就建得非常好,显得非常富贵。我们在岭南看到的一些妈祖庙,也非常华美。而西部的很多土地庙,却是一些非常平凡的小房房,里面甚至没有神像,只放着一个牌位,然后供着几个桃子、苹果之类的水果,也都脱水了,说明这些土地庙里,已经很久没人来拜祭了。西部的神灵看来力量也不大,他甚至没有办法富贵他自己。西部人贫穷的时候,西部的神也会贫穷的。

许多时候,自然条件造就了一种人文上的面貌,因为贫穷和苦焦,在一些地方,我们看不到信仰上的起色。但事实上,这一带,却有着信仰。比如甘肃有个东乡族,他们的族人生活在甘肃很多比较苦焦的地方,像临夏过去那一带,西海固那一带等等,贫穷的自然环境,并没有扼杀他们的精神世界,他们的心灵仍然非常富有,这是一种文化带来的富有。

沿途,我们经过了很多村庄,都显得零零乱乱的,不像一些地方修建得那么整齐。这反映了一种经济的落后和人文的混乱。这一带,属于陇西,是甘肃比较贫困的地区。

高速公路上有许多绿色的障栏,看起来很像玩具飞机的翅膀,它们遮挡了我的视线,也影响了我的拍摄。但是,我仍然可以依稀地看到一些地貌。这些大山显得苦焦极了,几乎看不到一点绿色,即使有一些绿色,也像老人手上的垢甲,跟黄土几乎分不清你我。这儿应该是一块非常缺水的土地。在这儿,我没有体验过生活,不知道这儿的老百姓到底是如何生活的。这儿是农区,看来麦子快要黄了,有一些农民在地里收割着。我们只看到麦子、玉米这样的作物,但这些作物的价格并不高,如果光靠这个,农民是很难生活得好一些的,甚至会过得非常苦焦。这种情况下,观念的改变就显得非常重要。像我们去过的民勤,过去是沙漠小城,但现在有了水,在农作物的调整和农业的转型方面,也做得很好。他们不种一些带不来效益的作物,而只种经济作物,那么他们的土地虽然少,他们的水源虽然相对贫乏,但那儿的农民,还是可以过上好些的日子,甚至可以供家里的孩子上学。这一带呢,农民不懂得利用稀有的土地,仍然只种庄稼五谷等等,很可能会生活得比较贫穷。贫穷的直接后果,就是孩子很可能上不起学,如果不能读书,他们就很难有改变命运的机会。所以,这里唯一的出路,看起来就是出去打工。

——2014726日写于香巴文化之旅途中

 

雪漠文化网,智慧更清凉!www.xuemo.cn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