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雪漠  

雪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甘肃省专业作家,国家一级作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、《西夏咒》、《西夏的苍狼》、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《野狐岭》等,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《光明大手印》书系。 雪漠文化网网址: www.xuemo.cn Email:xuemo1963@163.com QQ:417825705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从《野狐岭》谈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的意义(3)  

2014-12-26 12:59:57|  分类: 光明大手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从《野狐岭》谈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的意义(3) - 雪漠 -

 

从《野狐岭》谈西部文化对当代人的意义(3

——作家雪漠做客广州图书馆“羊城学堂”第356

因为穷富悬殊,一些人的心里就产生了一种不平衡的心态,非常强烈,穷的一定要把富的收拾了,就是这样一种嫉妒心态。注意!这种心态后来成为一些阶级斗争最早的雏形。当时,齐飞卿想为劳苦大众谋利益,是一个革命者,但是,在这些劳苦大众的眼里,齐飞卿是仇人,因为他富有。从这个故事中,我们一定要注意,从中看到一种民族的心态。后来,中国历史上发生的很多故事,都与这种心态有关。

据说,齐飞卿死的时候,连清朝政府都不想杀他,县官也不想杀他,但一些凉州人,尤其是像他的堂弟这样的凉州人都希望他死,互相买通着要把他杀掉。但是,有一个让人非常辛酸的传说就是,衙役不想杀齐飞卿,他就在鬼头大刀上用胶把麻皮粘在刀刃上,这样砍头的时候,砍不进去。据说当时的清朝有一个“一刀之罪”的法律,如果一刀杀不死,就不能再杀了。这个法律也不知道真的有没有,我在很多故事中看到过“一刀之罪”,如果一刀砍不死就不能再杀。这一点像国外的断头台,如果一下断不了他的头,那么一般信仰上帝的人就认为,上帝不让他死,就不会杀他。当然,这也是一种传说。如果碰上革命者的话,肯定就会把他杀掉,但是碰上一些非常仁慈的国王,那么可能不杀,这个不好说。杀与不杀,取决于那个掌权的人的心态,与这个规矩关系不大。

当时,齐飞卿押到行刑地的时候,在凉州的传说中,只要有一个小孩子,在刽子手砍了齐飞卿一刀之后,喊一声“刀下留人”,那么就可以把他救下。一刀之罪,你不能再杀他。但是,齐飞卿死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这句话,于是齐飞卿就被锯死在凉州街头。锯的时候,头下面垫了几块砖,用那把砍头的大刀锯呀锯呀锯,就锯死了,非常惨烈。我为什么讲这个故事呢?在凉州的传说中,这就是真实的齐飞卿。

其实,齐飞卿临死的时候说了一句话:“凉州百姓,活该受穷。”当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,最让我震撼的就是这八个字。我就想,为什么活该受穷呢?因为最早的时候,《野狐岭》的写作就是从追寻这八个字开始的。在这个故事中,齐飞卿已成了一个历史符号,承载着中国历史的全部信息,承载着辛亥革命之后的无数的历史事件的全部信息,承载着中国人心灵的全部信息,也承载着很多革命者、革命烈士的全部信息,甚至承载着人类——包括像耶稣这些人——命运的全部信息和密码。

那么,如何揭开这个密码?就进入《野狐岭》。这就是我写《野狐岭》最早的想法。我就想,他为什么这样说?那么多的人,在死后,如果有灵魂的存在,大家想一想,在一百年之后,这些灵魂回忆当初的时候,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心情。换一句话说,此刻听讲的这些人,在一百年之后,你回忆今天听雪漠讲的这个故事,以及你今天干的很多事情的时候,你会有什么样的感受?这样一想的时候,大家就觉着,有个东西豁然开朗。是什么?你会发现此刻认为非常重要的很多事情,在一百年之后,大部分被忘却了,已经找不到了。用不了一百年,十年之后,在座的诸位中能不能记起十年前、二十年前、三十年前的一些事情?说不清。二十年、三十年之前记住的一些事情,此刻想来,有些已经记不得了,有些不过是一点点记忆而已,有些就是一种情绪,有些还感到很好笑。人生的真相就是这个东西。

那时候,齐飞卿这个人物,身处在那么巨大的一个世界,有血淋淋的一段历史,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。这个传说正在西部死去,除了一些文人,很少有人知道齐飞卿。关于这段历史,保留在一本薄薄的《凉州讲史》中,大概只有一二百字的描写:凉州英豪齐飞卿如何如何……然后就完了。通过对一些历史的反思,我们应当对当下有一种全新的观照。当我们把个人的恩怨是非,往后拉一拉的时候,你就会发现,很多东西不值得我们去执著,因为无论多大的世界,其实都是一点小小的情绪和记忆。

这是一个题外话。当然,《野狐岭》远比这个复杂。

(续)

 

雪漠文化网,智慧更清凉!www.xuemo.cn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