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雪漠  

雪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甘肃省专业作家,国家一级作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、《西夏咒》、《西夏的苍狼》、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《野狐岭》等,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《光明大手印》书系。 雪漠文化网网址: www.xuemo.cn Email:xuemo1963@163.com QQ:417825705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雪漠:我为啥“收购”陈亦新的文章?  

2014-03-21 09:22:10|  分类: 息羽听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雪漠:我为啥“收购”陈亦新的文章? - 雪漠 -

雪漠、鲁老板、陈亦新在印度

我为啥“收购”陈亦新的文章?

雪漠

前几天,陈亦新想在雪漠文化网上开一个专栏,叫“亦新红尘”,说是想逼自己写一些东西。没想到,他的专栏一开,就招来了很大的点击量,几天时间,首篇就点击近二十万。我发现,雪漠文化网真的热火了,好些文章,单篇就有八九百万的点击量,就连那些早已失去了新鲜感的文章,也不断有人点击着,怪事。在网络的世界里,雪漠文化网的存在,也许是个奇迹呢。因为,我们几乎没有过啥广告宣传。目前的一切,都是志愿者在奉献。我们甚至没有专业团队。可见,有时候,内容很重要。内容好了,酒香就不怕巷子深了。

看到那么多点击量,陈亦新就想开专栏了,他说是为了逼自己写些东西,但我想,其实他也想出名哩。他最大的梦想是,有一天,别人介绍雪漠时,会说:“这是陈亦新的父亲。”但愿,但愿。虽然他这话有些夸口,但有梦想总比没梦想好,是不?人类因为梦想而伟大,儿子亦然。小时候,我跟爹的最大区别,就是我有梦想,他没有。要说有,爹的梦想就是我了。最初,爹只想我当个好农民、好老师、好干部,这些梦想,一个个地“破灭”了,没办法,就想我当个好作家。所以,爹的梦想,总是变化着。总在变化的梦想,还是梦想吗?我的一生,总是有梦想。那梦想,一直都没有变,只是随着智慧和慈悲的增长,不断变得更大。我从农村折腾到城市,从西北折腾到南方,就是因为我有梦想。梦想成就了今天的雪漠。但愿陈亦新的梦想也能成全他。

说真的,在陈亦新开专栏的过程中,最大的受益者,还是他自己。你们不知道,他写文章,我是要支付稿费的。而且,我给他的稿费很高——我将自己挣来的稿费进行了二度分配,只要陈亦新有成熟的作品,我总是会“收购”(当然将来也会出版),其实是分杯稿费汤给他喝——陈亦新的补助很少,但稿费很高。这样,只要写作,他就可以有尊严地活下去。这是我让他能够实现自己梦想的一种帮助。

正是在陈亦新的启发下,我也想开一个专栏——当然没人给我稿费的,这世界,就是如此不公平。我只是想说说话。以前,好些作家正儿八经写的东西,大多不耐看,留下来的,反倒是那些闲话。我当然也想留下一些闲话。我读了那么多书,经了那么多事,也有一肚子闲话的。

以前的时候,我也想让陈亦新去打工,叫他体验一下生活。每到这时,他就感叹道:那时的武威教委多好呀,能养活一个写作的雪漠。他的意思是,我还不如以前的武威教委呢。人家能养个雪漠,我却不能养个陈亦新。

于是我想,那我就养吧。

我的理论根据是,人家西方国家,能够让自己没工作的人民体面地活着,我为啥不能呢?于是,我给自己订了一个规矩,只要儿子有梦想,我就帮他。我写了一段文字,提醒自己,意思是人家西方国家都能让没有工作的国民有尊严地活着,我为啥不能帮助有梦想的儿子呢。所以,直到今天,陈亦新还每天写呀写呀的,但因为我支付他稿费,他活得很滋润。

我个人给陈亦新支付的稿费是很高的,就是说,只要他的文章达到发表水平,我就用自己的稿费再给他支付稿费——这当然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特殊照顾。我给陈亦新的稿费,比一般的杂志都要高,只要他努力写作,就足以让他养家糊口,而没有后顾之忧。我很遗憾巴尔扎克的父亲,没能在儿子需要他时,帮帮他。这让巴尔扎克一生都为还债而写作。不过,要是没有那些逼债人,巴尔扎克会怎么样,也还真说不准。当然,至少有一点是可能的,要是父亲帮助巴尔扎克,至少他不会那么早就死去。他是真的积劳成疾的。他死时只有五十一岁,跟我竟然同岁。你想,现在的我,上八楼时都能健步如飞,毫无喘意,要是巴尔扎克这样,定然会有更多的作品的。

我之所以宁愿陈亦新在年轻时凭写作挣钱养家,而不愿意让他在我死后去享受那所有的遗产——这一点,他也太明白了——一是我一向认为,自家财产属于社会,不属于我个人;二是他老说,若是我活到一百岁,他也八十了,就是给他百万家产,也没有意义。

以前,心印法师活着的时候,常谈到父亲对她的打骂。那时,一般的父亲当然是理直气壮的:为她好。那“好”,也包括在遗嘱中将财产留给了子女,但后来,心印死时,父亲却很健康。心印一直没有花到父亲的遗产(因为他父亲非常健康,而且至今还不知道女儿已死)。她死前,安排过火化要用她自己的钱。后来,她妈坚决地出了。她妈的理由是,连在火化时也要花自己钱的人,是很可悲的。

所以,父母的钱,用在儿女身上的,最好的方式有两种,一是教育,二是帮他实现梦想。你说呢?

父母对孩子的很多爱,有时应该有另一种表达。最好能在孩子需要帮助时,助他一把力。当然,前提是儿子别变成寄生虫。我对陈亦新进行帮助的前提是:他要修行和写作。要是他做不到这两点,我就叫他去打工。

当然,我的这种做法,也有着很强的功利色彩。因为在西方国家,政府在给他们的人民发救济金的时候,是没有提太多要求的。在西方文化中,活着本身就是目的。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西方出现了很多无所事事的流浪者,他们在生存没有问题的同时,并没有去升华自己。这说明,有时的“功利”,只是一种紧箍咒,它是用来约束那四处乱窜的“猴心”的。

不过,需要说明的是,享受跟陈亦新一样待遇的,还有我身边的专职志愿者。只要他们写文章或是做别的,我也会给他们稿费或是补助。就是说,他们也可以用自己的笔,来养活自己,实现自己的梦想。因为,在我心里,他们也是我的孩子。

——20140321于樟木头雪漠禅坛

雪漠文化网,智慧更清凉!www.xuemo.cn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