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雪漠  

雪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甘肃省专业作家,国家一级作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、《西夏咒》、《西夏的苍狼》、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《野狐岭》等,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《光明大手印》书系。 雪漠文化网网址: www.xuemo.cn Email:xuemo1963@163.com QQ:417825705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雪漠:从巴蜀到陇南(2)――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三十八  

2014-07-30 12:24:42|  分类: 光明大手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雪漠:从巴蜀到陇南(2)――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三十八 - 雪漠 -

雪漠:从巴蜀到陇南(2)――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三十八

(二)我不仅是儿子的父亲,我也是父亲的儿子

经过一夜的休息,2014614日十点多,我们又上路了。昨天因为路况的原因,我们决定改道,先到兰州,大约800公里路。想着今晚在天水休息一站,天水市是甘肃省第二大城市,位于甘肃东南部,地处陕、甘、川三省交界。天水古称成纪,是中国古代文化重要的发祥地,享有“羲皇故里”的殊荣,是海内外龙的传人寻根问祖的圣地。但是,今晚我们到底会不会在天水呢?这是个问题。毕竟是未来的事情。

其实,我们本来想穿越藏区,到马尔康这些地方去。但是,我们的车不适合,路况又很差。所以,我们只好先去甘南采访,等下一次有机会的时候,我们再沿着川藏线进行采访。我们的采访不像撒胡椒面那样,而是直奔主题进行深度采访,对沿途的那些景物人文,我们只好先暂时放过。

十一点二十,我们已经到了绵阳。绵阳,古称“涪城”、“绵州”,自古有“蜀道明珠”、“富乐之乡”的美誉。今天是父亲节,有两个节日我们是在路上过的。一个是陈清如的周岁生日,我们在西昌过的。另外一个就是父亲节,也是在路上过的。

我发了一篇文章叫做《梦见父亲》。最近,就老是有一些人问一些奇怪的问题。比如,你痛苦吗?你恐惧吗?许多人总是把我的作家身份和修行身份混淆起来,那些人并不知道,当你是一个作家的时候,你必须要用一个作家的话语体系;当你是一个修行人的时候,你必须要用一个修行人的话语体系。二者是不可相混的。在父亲节的时候,我发了一些关于父亲的文章,这里面,我不是以父亲的身份,纪念父亲,而是以儿子的身份,或者说作家的身份。一个作家梦到父亲,然后写出了梦中心里的感受。如果一个人认为,这是一个修行人或者觉悟者写的,那就错了。比如,之前我还写过一篇关于汶川地震的文章,里面写了一些我跟家人的小故事,有人当时就问我,上师,那种时候你也会恐惧吗?那如果有人有这样的恐惧时,还要不要祈请上师?事实上,类似的问题,我已经解答过了。有人曾经问我,你父亲去世的时候,你痛苦吗?我说,痛苦,但是我还有一个不痛苦的东西,我安住在不痛苦的里面观察那些痛苦,这时,就有了跟一般人不一样的东西。同样,地震的时候,我恐惧吗?恐惧。但是我又安住在那个不恐惧的东西之中,观照那份恐惧,也观照别人的那份恐惧。这时,恐惧就成了我的妙用。修行人和大修行人,不是说失去了情感,而是他能自主心灵,然后时时观察,让真心生起妙用,这是最主要的。一个人属于某种身份的时候,一定要说符合那种身份和角色的话,如果说了不符合那种身份和角色的话,用凉州话来说就失格了,用孔子的话来说,就失言了。好修行人是和光同尘的。所以,说话要说该说的话,不要说不该说的话。一个人在不该说那种话的群体里说了那种话,是很不好的。所以,雪漠有很多身份,切换到不同身份的时候,他就会说适合这个身份的话。比如,当他是个儿子的时候,他就说儿子该说的话;当他是个父亲的时候,他就说父亲该说的话;当他是个老公的时候,他就说老公该说的话;当他是个爷爷的时候,他就说爷爷该说的话;当他是个作家的时候,他就说作家该说的话;当他是个修行人的时候,他就说修行人该说的话。这些不同的身份一定不要混乱,一旦出现混乱,就是整个角色的混乱,就会失言,这种人就属于拎不清。

经常见到一些修行人说些拎不清的话,比如在不该出现佛教词汇的地方,经常出现佛教词汇。他也不管别人是不是喜欢,是不是听得懂。释迦牟尼在这方面就非常善巧。他要求应机对机。所谓的应机,就是说适合角色的话。知道哪个是不该说的话,而不说不符合时机不符合身份的话,这就是对机。有一次,在释迦族遭受巨大灾难之后,释迦族没有国王了。所以,释迦族请求释迦牟尼为他们选出一位国王。释迦牟尼说,你们的问题,你们自己解决吧,我已经出家了。如果他这个时候再去解决那些事情的话,他就不是佛陀了。释迦牟尼许多时候都是这样。就像有很多人老是拿一些世间法的问题来问我该怎么做,我离婚不离婚啊,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解决。有一些人拿生意上的事情来问我该怎么做,我就说你自己解决。因为我既不能纵容一些不符合商业规则的行为,也不能纵容一些欲望化的行为。所以,这种事情我一般不管,你也不要问我。还有很多人做了一些梦,问我该怎么办。不过,有的时候一些梦也可以作为一种非常好的预言。至少可以代表一种启示,代表一种你心里的东西。所以佛教中把梦境作为观察你心性的一个重要的元素。

同样,对于我今天发的《梦到父亲》和《我的“老顺”父亲》这两篇文章,你也不要用所谓的修行人和成就者的标准去看。而是以一个儿子,或者纪念父亲的作家的身份去衡量。我的所有文章都要这样看。有人喜欢我的“光明大手印”系列,就去看“光明大手印”系列。有人喜欢“息羽听雪”,就去看“息羽听雪”。我不同的书适合不同的读者。你喜欢我哪一本书,就去读哪一本书。不要互相混淆。不要拿一个来否定另外一个。比如,不要用我的作家身份和修行者的身份,否定我对陈亦新的情感。这根本不应该。前不久,我有了这辆车,有很多人不理解,说雪漠居然有车。其实,这个车只花了我十几万。但是,这次出行发现这个车真的力不从心了,根本没办法去我想去的地方。所以,大家不要这样想,这样想,是在否定一个生命的鲜活。我的好多学生,其实吃的比我好,住的比我好,什么都比我好。但是,雪漠一有个车的时候,不少人就产生不好的联想。在他们的理解中,雪漠不该有老婆,不该有儿子,不该有住的地方,不该有车子。如果雪漠成了乞丐,他们又会觉得,雪漠混得不好,他成了乞丐了。他还是没有信心。所以,很多时候,我只做好我自己,我再也不在乎这个世界了。

近几年,无论我进入哪个领域,总会在那个领域掀起一些风波。比如,之前在文学界;后来,写“光明大手印”系列的时候,又在宗教文化界掀起一些风波。最近,搞起了书画,又在书画界掀起一些风波。说啥话的都有,他们用他们的规则,来衡量雪漠的规则。这是不对的,雪漠从来不想做什么书画界,什么宗教家。我是跟自己玩的,所以不要用别人的规则来衡量我。大家不要用什么柳体、颜体以及王羲之的笔法来衡量雪漠。他们有他们的规则,不是雪漠的。我的画也是这样,我只是在表达自己的心,我只是在跟自己玩。

(续)

——2014729日写于香巴文化旅途中

雪漠文化网,智慧更清凉!www.xuemo.cn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