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雪漠  

雪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甘肃省专业作家,国家一级作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、《西夏咒》、《西夏的苍狼》、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《野狐岭》等,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《光明大手印》书系。 雪漠文化网网址: www.xuemo.cn Email:xuemo1963@163.com QQ:417825705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百年藏宅(上)——暮光中的风马旗(11)  

2014-09-18 22:32:39|  分类: 光明大手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百年藏宅(上)——暮光中的风马旗(11) - 雪漠 -

百年藏宅(上)——暮光中的风马旗(11

文\陈亦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红尘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是个戏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或陋室空堂,或衰草枯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可是,你深信不疑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,恍惚那凄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凌乱那旧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辗转不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经意间,触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搁浅的失落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是些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诗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强留,或是放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也躲不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飘零的命运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于是,你躲进古墓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留下千年的沉默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残存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缕碎裂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微笑

 

在藏地呆久了,总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,有时候觉得一天比一年还漫长。这里没有川流不息的人群,没有车水马龙的大街,没有霓虹迷离的夜晚,也没有喧嚣浮躁的灵魂。这里有的只是清晨和落日,只是星空下游荡的风,只是山间不知名的野花。与日新月异的城市不同,那些沐浴着月光和清风的山水,数百年间也不曾大变过。爷爷转过的嘛呢,孙子正转着,爷爷磕长头的那条山路上,孙子的身影正起伏着。在这里,人们也不去争分夺秒,“百年”只不过是唇齿间轻吐的一个字眼。你看,随手一拿便是一把历史。

从藏区回来后,无数个瞬间,我总会情不自禁地遥想那时的心境,寻找那时内心的安宁。可是,我总会失落,那时与现在虽时隔不久,却也如前世般遥远了,仿佛一缕散入虚空的青烟。那个站在门前看山的男子,永远地留在了记忆里。

空闲的时候,我也会看看那时的相片,其中有一张看的次数格外多。那是在藏族朋友的家中照的,他家的宅子已有百年历史,住过几代人,每一个角落里都承载着满满的历史。

老宅子里的窗户比较小,光线不是很好,所以屋子里显得很暗。正是因为这样,透过窗户的阳光,总显得很有质感,白闪闪的一道,照在了炕边的转经筒上。我边吃着酥油糌巴,边看着阳光中飞舞的灰尘想,几百年前肯定也是这样,阳光中肯定也飞舞着灰尘,头人和她美丽的女儿,肯定也坐在炕上若有所思地吃着酥油糌巴,那时的酥油糌巴肯定和我吃的一样香甜……

这宅子确实老了,但越老的宅子越有一种风情,越有一种醇厚的魅力,仿佛是时光赋予了它们生命。朋友告诉我,修建这宅子时,他家还很富裕,所以宅子修得恢弘大气,在当地也是首屈一指的。可是近一百年,发生了很多变故,整个地区都被搅得天翻地覆,寻常人家更是妻离子散,他家也不例外。还好,这老宅子并没有在历史的动荡中坍塌,仍是那番模样。时光荏苒,如今一切已平静,这老宅子仍庇护着这户人家,悄悄地由时间愈合着历史遗留的伤口。

吃过酥油糌巴,我下了炕,随意打量这座历经风霜的老宅子。这是典型的藏族建筑,纯木式结构,因为时间悠久,而且要烧连锅炕,所以整间房子都被熏黑了,已经看不出木头原有的颜色。屋内的墙上挂着吉祥天女和一些藏传佛教本尊的唐卡,还有一排风马旗。朋友告诉我,这些唐卡在他出生前就有了。老宅子共有两层,朋友见我们对他家的宅子很感兴趣,于是主动带我们上二楼参观。通往二楼的楼梯很黑,踩上去“咯吱”直响,像是惊动了一位沉睡已久的老人。楼梯的拐角处,有许多手工做的皮靴,看上去又笨又结实。朋友说,现在会做这种靴子的人很少了,这些都是母亲以前做的,很耐穿,里面还有他小时候穿过的靴子。他一定要让我们看看,可是他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,最后带着一脸的灰尘和失落放弃了。二楼多是一些小房间,因为现在家里人口不多,所以一直闲置着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间草料房,这是二楼上最大的一间房。草料房里有许多以前的老工具,朋友边说边演示,告诉我们这些工具的用途。

不知为何,触摸着老宅子斑驳的墙面,我总觉得我们有所交流。我告诉它,我千里路上的感触和见它时的心情,而它告诉我岁月如风,年华似水。

时间清澈依旧,沉淀了所有的故事。

(续)

 

雪漠文化网,智慧更清凉!www.xuemo.cn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