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雪漠  

雪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甘肃省专业作家,国家一级作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、《西夏咒》、《西夏的苍狼》、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《野狐岭》等,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《光明大手印》书系。 雪漠文化网网址: www.xuemo.cn Email:xuemo1963@163.com QQ:417825705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雪漠:雷台汉墓之游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八  

2014-10-13 19:33:49|  分类: 光明大手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雪漠:雷台汉墓之游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八 - 雪漠 -

雪漠:雷台汉墓之游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八

再归大漠:雷台汉墓之游

2014723日中午,我们去了武威的雷台汉墓。

在武威,雷台汉墓属于标志性的所在。国家旅游标志铜奔马,就是在这儿出土的。很多人来武威,首先要去的地方,就有雷台汉墓。不过,游雷台的人多,游汉墓的人少。为啥?因为雷台一般免费,而汉墓则要收费,门票据说现在四十五块钱,一天六十块钱。但是,平时除了一些考古学家会买票进入之外,一般人很少会花那么多钱,进去看古人的墓葬。而考古学家来这儿的时候,政府大多会免费带着他们进去考察,所以,一天下来,这儿可能收不上多少门票钱。那么,这里平时的维护费用从哪儿出呢?不过,这儿好像归政府管,日常费用也应该是政府支付了。否则,这么一大笔费用,又没有足够的收入,这里是很难维持下去的。

那汉墓,据说是在1969年的时候,被一群在雷台下面挖防空洞的农民意外挖到的。那时的农民没有文物意识,就挖开外墙,直接进入墓室,还搬走了部分铜车马,放在自家的库房里,想要卖到废品收购站,为生产队添置牲畜。文物虽然宝贵,代表了一段再也回不来的过去,但是在农民的眼中,它还是比不上牲畜那么实在。好在,后来有干部听说雷台挖出宝物,就到生产队里询问情况,在村民们矢口否认之后,还坚持到墓室勘察,最后对农民们进行了诸多的说服教育,才让当地农民把铜车马交出。否则,今天我们就看不到这个相对完整的墓室了。

这个墓室属于东汉时期,由于没有发现墓志铭和相关史料,墓主的身份无法确认。从出土的仪仗车马和龟钮银印判断,墓主人姓张,是一位将军,曾任武威郡郡守。雷台一带,是当时张家的家族墓地。因为墓主人身份的显赫,其陪葬之物很是壮观,虽两次被盗,但仍然出土二百三十多件珍贵文物,而且现存的部分文物上面,还镶嵌着红绿宝石,说明盗墓贼盗走的文物,价值比宝石更高。

除了铜车马之外,墓中文物大多是一些器皿,以铜器和陶器为主。其中最著名的,就是铜奔马。

铜奔马长45厘米,高34.5厘米,重7.15公斤,由青铜铸成,表面有一层青绿色的铜锈。那马像是在飞奔,三足腾空,右后足还踩在一只飞鸟的背上,马眼圆睁,威风凛凛,马的鼻孔也撑得很大,呼气显得非常用力,说明它在奔跑,马的牙齿也做得颗粒分明,非常细致。最有趣的是,它头上的一缕鬃毛和它的尾部,还有它脚下的飞鸟相互辉映,让静止的飞马有了一种动感,也显示了马儿奔跑的速度,而且符合力学标准,虽然着力点小,但非常稳定。

据说,1971年郭沫若陪同外宾访问兰州,在参观甘肃省博物馆时见到铜奔马,就兴奋地说,“它是这批文物中的宝中之宝!天马行空,独来独往,就算拿到世界上,都是第一流的艺术珍品”,还立马给它取了名字,叫“马踏飞燕”。这个名字非常传神,虽然铜奔马还有一个名字叫“马超龙雀”,但被人们广泛使用的,还是这个“马踏飞燕”。1973年开始,我国先后在美、英、法、日本、瑞典、墨西哥、奥地利、意大利等十多个国家和香港地区展出出土文物,都以铜奔马为代表,还专门为其制作了巨幅海报。在伦敦展出时,英报称:“铜奔马已成了一颗吸引人的名星。”英国观众说,铜奔马“简直是艺术作品中的最高峰”。一时间,“四海盛赞铜奔马”,就连它的复制品和说明书,也成了购买的对象。也在1973年,徐悲鸿的弟子常书鸿曾经在《光明日报》上发表过一篇文章,将铜奔马誉为1949年以来,他见过的马文物中最漂亮的一匹马。1983年,铜奔马被定为中国旅游标志,在很多旅游城市,你都能看到铜奔马的图案或雕塑。1985年,铜奔马以“马超龙雀”这个名字被国家旅游局定为中国旅游业的图形标志;1986年被定为国家级文物。所以,武威铜奔马的艺术价值,无论是在国内,还是在海外,都得到了很高的赞誉。

雪漠:雷台汉墓之游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八 - 雪漠 -

除了铜奔马,墓葬中还出土了很多很好的文物,比如有个叫鎏金错银铜樽的器皿。它的原件也在甘肃省博物馆。这个铜樽的制作工艺也非常细致漂亮,它的外面有着很多错银神兽的花纹和云气纹,揭开盖子,里面也充满了类似的那种花纹,提盖的中心,还刻有一条盘龙,工艺同样非常精美。据说,这种器皿在当时,是鎏金错银铜器的代表作品。

雪漠:雷台汉墓之游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八 - 雪漠 -

还有一种铜连枝灯,也是青铜制成的,墓中一共发现了两盏,高度都在一米以上,一个平面有四盏灯,十字形的,一共是十三支灯。它的花纹非常复杂,有凤凰,有羽毛,有飘带,虽然是铜制器皿,但显示出一种翩翩起舞的飘逸感,也很美丽。

对考古学家之外的人来说,墓葬其实没有太大的吸引力,因为里面漆黑一片,看起来也很寻常,就是一间相当于大厅的比较大的墓室,两边有两个小耳朵一样的耳室。但有的建筑工艺还是很有意思的。比如,有一个墓室是用砖头慢慢垒起来的,垒的过程很有趣,因为汉代没有水泥,但是工匠们却把砖头垒成了一个拱形——看得出当时是想搭成斗室的——而且非常稳定。这个难度显得很高。

我们经过走廊,看到有一种铁管子加固着墓道,一直通向墓穴。墓道的坡度很缓,地上铺的都是汉砖。据说这是后来铺上去的,原先的墓道是土路,最早下雨的时候,雨水就灌进来了,把路都弄湿了。而且因为过去的砖都是立着铺的,现在的砖是平着铺的,所以有些砖就空出来了,他们就把汉砖铺到了墓道上。汉砖跟现在不一样,显得更大一些,但从侧面看,又会发现它比现在的砖要薄。有些学者提出,用汉代的砖铺一条经常有人经过的墓道,是非常浪费的,不过,因为这儿的青砖汉瓦特别多,所以管理这个汉墓的人似乎也不在意。

据说这个墓在修好后不久,就给人盗过几次。奇怪的是,这个盗墓者选择了一个非常巧妙的位置,既能盗墓,又不会让墓塌掉,盗完之后,还能把盗墓口重新修好,整个过程显得非常从容,而且胸有成竹。我估计,盗墓者应该是修建这个汉墓的工匠,至少是知道底细的人在监守自盗,否则,他不会那么滴水不漏,而且那么从容。

汉墓外面,有一个广场专门安放了铜车马的仪仗队,那仪仗队没有放在汉墓里面,而是放在了外面,不过它们当然都是赝品。虽然是赝品,但是列队方式跟真品是一样的。那场面非常壮观、壮美,显示出当时“凉州大马,横行天下”的那种气势。

雪漠:雷台汉墓之游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八 - 雪漠 -

雪漠:雷台汉墓之游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八 - 雪漠 -

雪漠:雷台汉墓之游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八 - 雪漠 -

 

雷台也很有意思,据说获过鲁班奖,看起来很漂亮。最扎眼醒目的,是三棵白杨树。那杨树很大,武威现在已经很少能找到这么大的杨树了。中间的白杨树非常突兀地刺向天空,看不到什么绿色的枝桠,听说已经死了,因为它已经两百多岁了。旁边的两棵树,看起来有点怪,其实不是真树,是用水泥支撑起来的。这两棵假树辅佐着中间那棵真树,构成了一幅非常苍劲的图案,非常美,就像九月的秃树一样刺向天空。

雪漠:雷台汉墓之游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八 - 雪漠 -

武威这儿比较干燥,年平均降水量大约只有159毫米,在很久以前,曾经多次出现长期不降雨的情况,所以,大概在六百多年前,这儿出现了供奉雷神的道教寺院雷台观,“雷台”因此得名。

从凉州本地的道教文化中,你就可以看出当地百姓的需求,比如禳灾、求雨、卜卦、寻物、求子,等等。老百姓的每一种需求,都会在神秘文化中有所反映,所以,神秘文化不是一些人所认为的迷信,而是一种值得人们去挖掘、去研究的文化种类,它延续了数百年,有着异乎寻常的生命力,定然有它存在的道理。我们像壁虎切断自己的尾巴那样,斩断自己跟原始文化的联系,其实是不对的。很多原始文化的背后,隐藏着某种百姓的心态,我们应该去做的,就是尊重和欣赏这种文化的独特性,包容这种文化跟高级宗教之间的一些差异,毕竟,这种文化一旦死去,跟它有关的一些文化和百姓心理都会发生变化。这一路上,我们见到了太多的变迁,每一种变迁,都伴随着文化的死亡。所以,很多东西是非常令人遗憾的。

雷台还有个雷台湖,这是个非常重要的存在。三十多年前,还有很多水,后来干涸了,但前些年又有了水,成为了雷台汉墓的一个景点。但也仅仅是景点。我所说的重要,也不是它在旅游意义上的重要,而是它在文化意义上的重要。

早期的雷台湖,发生过许多故事,主要是一些承载了本土文化的故事,有些故事,我已写入了小说。比如,在《大漠祭》中,我就写了很多神婆神汉在雷台湖活动的场面。那时节,是凉州本土文化非常兴盛的时期,然而这些年,政府不让他们搞所谓的迷信了,雷台湖的神婆文化就消失了,这地方成了一个单纯的景点。幸好,我在作品中定格了它曾经的存在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我的书,在里面,你定然能感受到凉州文化的一种古朴神秘的气息。这种文化景观过去之后,也许就不会再来了。

这个世界上的很多存在都是这样的。一切都在哗哗地过去,我们留不住什么东西。生命像火车一样,飞速前进,把过去远远地抛在记忆里最昏黄的角落。我不知道,几十年后的凉州娃娃们,还会不会知道,雷台湖这个地方有过一群据说有“神”的女子和男子,这道文化风景,让雷台湖成为了非常独特的存在,而现在,它却复归了普通,一切的神秘都消失了,剩下一道很美,但是也很寻常的风景。一个地方有壮美的,或者是秀美的自然景观当然也很好,只是如果没有了独特的人文,没有了一种本土的、民族的东西,这块土地就会失去一种色彩。

当然,很多时候,让我们留恋的并不是神婆文化本身,更不是神婆神汉们的“神”,而是这种文化的独特性,以及这种文化背后的东西,这个东西,跟凉州本土文化是紧紧结合在一起的。或许,有一天,它也会消失。凉州时代广场上的瞎仙,凉州雷台湖的神婆,都在政府干预下消失了,很多东西都会消失,这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趋势。而这些变化,是让人非常感慨的。

——2014723日写于香巴文化之旅途中

 

雪漠文化网,智慧更清凉!www.xuemo.cn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