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雪漠  

雪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甘肃省专业作家,国家一级作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、《西夏咒》、《西夏的苍狼》、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《野狐岭》等,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《光明大手印》书系。 雪漠文化网网址: www.xuemo.cn Email:xuemo1963@163.com QQ:417825705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雪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(1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九  

2014-10-15 10:30:01|  分类: 光明大手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雪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(1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九 - 雪漠 -

雪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(1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九

再归大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

2014724日下午五点多,我们进入了腾格里沙漠。过去,我们因为没有车,一般只在沙漠边缘待一待,感受一下沙漠的气息,这次因为有车,我们就可以往里开,一直开到沙漠深处。对于常居岭南的我们来说,这样的机会很难得。

刚到沙漠的时候,刚好六点多,阳光非常好,天仍然非常蓝。我们沿途看到了很多梭梭。这儿虽然也在沙漠边缘,但地貌和民勤不太一样,这儿的沙丘比民勤要大一些。

我们沿着一条简易公路,一直通向沙漠深处,那儿据说有一个俱乐部,是一个汽车俱乐部,专门有一些喜欢在沙漠里行车的人,到那儿去相聚。我们今天的目的不是去那儿,但我们想进沙漠深处走一走,拍下沙漠深处的静寂,顺便拍一拍沙漠里的落日。

沿途的路不太好走,很是颠簸,但还是可以走的。那么便走吧。走向沙漠深处,走向一种未知的诗意。

 

雪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(1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九 - 雪漠 -

雪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(1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九 - 雪漠 -

 

沿途经过的戈壁滩上,充满了沙生植物,像梭梭、毛条、黄毛柴等等。这些植物的频繁出现,让人觉出了沙漠的味道,随着这些植物越来越多,整个村庄就显出了一种由农田向沙漠过渡的趋势。

 

雪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(1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九 - 雪漠 -

 

进入腾格里沙漠之后,我们往里开了大概十多公里——至少有十公里,但是里面的景色,跟刚进入沙漠的时候相比,好像也差不多。

我们沿着沙脊,开上了一个相对好一些的沙坡,然后在上面停了下来,这时的整个沙面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又一个的漩涡,一晕一晕,跌宕而去。

沙上有许多小虫子爬过的迹象,它们的脚印所形成的纹路,显得非常细腻。更令我们惊喜的是,在沙坡上,我们发现了一列狐狸的爪印,就像一朵朵梅花那样,向遥远的天际射去,真像我的一首诗中所说的:

霜风掠白了你的青丝

掠不老你的寻觅

点点梅花

夜夜射向天际

天涯路上无你的郎君

郎君是沧桑的雨雪

总是悄然而来

又悄然而去

这首诗中的狐子,正在等待它的郎君。它的郎君是行者,正走在浪迹天涯的路上,寻觅他梦中的新绿。狐子就修啊修啊,苦修了千年,想要在某个月圆的夜晚,在沙丘的寂静中,候到它等待了千年的行者。这是我诗中的意境,此时却真的在沙丘上见到了狐子的脚印。那些脚印看起来很新鲜,因为还没有被沙盖住,说不定脚印的主人,就在我们到这儿之前,来过这里。这个画面,让大家都感到很振奋,同行的孩子非常熟悉我的诗,所以很多人都拍了照。

今天的天气还是很热,虽然阴洼里不要紧,但是晒得到太阳的地方,就显得很热。鲁老板在一个阴洼里铺上了床单,这是她一贯的做派。其实,在沙漠里是不需要这样的,到了沙漠,就要跟大沙亲近。

赤脚行走在沙漠上的感觉非常好,沙很柔,你一深一浅地踩下去,它就柔柔地,按摩着你的脚。当你将双脚埋入沙中,那感觉就更明显了,就像沙漠在非常温柔地向你表达它的爱意。

黄昏时分的沙漠非常好,我们坐在阴洼里,看着太阳照得到的地方,那儿是一片金黄,照不到的地方,就笼罩在一片巨大的黑影中。那黑影的边缘就像海浪一样,因为沙坡也像海浪一样,一晕一晕地,缓缓地,跌宕到未知的远方。那阴影和金黄的交界之处,有一种阴阳相间之感。

 

雪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(1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九 - 雪漠 -

 

腾格里沙漠显得非常辽阔,在这一点上,跟巴丹吉林不太一样。巴丹吉林给人的感觉很高,而腾格里沙漠是一种平缓的、慢慢的、涌动着的力量。但两种感觉都非常美,都给了我很大的冲击,所以,我在小说中,对这两个沙漠都进行了描写。在我眼中,在我笔下,或者说,在我过去的记忆中,沙漠是有灵魂的,是有生命的。你凝神去听,风声中,就有它的呼吸。所以,我们经常将沙漠称为女神。关于沙漠女神的说法有很多很多。

 

雪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(1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九 - 雪漠 -

 

上次跟我进沙漠的,除了同行的学生之外,还有我的同学蔡永祥,这次跟我进沙漠的,是我的师范同学张万儒。我在《一个人的西部》中也写过他,他是通过修行改变命运的人。而且,在武威,他是我不多的朋友之一。每次回来,我们都会相聚。这次回武威,事情很多,也比较仓促,但我还是叫上了他。这次,我想和他一起到沙漠里去,在这儿留下一个跟他相聚的记忆。

 

雪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(1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七十九 - 雪漠 -

 

太阳渐渐落山了,进入一天中被称为魔幻时刻的时段——落日前的半小时。这是最佳拍摄时间。这时的沙漠,是最美的。我们就趁着这半个小时,拍了很多很多的照片。

在学生们的提议下,我在这儿打了一套太极拳,因为时间很金贵,我只打了中间的一节,然后跟陈亦新进行了一种对打的训练。学生们对我们进行了摄影和围观。在沙上打拳没有平地上那么稳,脚底下使不上力,而且,因为好长时间不进行这种长期而剧烈的运动了,效果就没有平时那么好。但拍出来的照片,似乎还不错,录下的镜头也很美。那么就作为一次体验吧,留下一点印记。不过,我自己的手机上倒是没有拍。

(续)

——2014724日写于香巴文化之旅途中

 

雪漠文化网,智慧更清凉!www.xuemo.cn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