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雪漠  

雪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甘肃省专业作家,国家一级作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、《西夏咒》、《西夏的苍狼》、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《野狐岭》等,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《光明大手印》书系。 雪漠文化网网址: www.xuemo.cn Email:xuemo1963@163.com QQ:417825705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雪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(2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八十  

2014-10-17 10:09:09|  分类: 光明大手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雪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(2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八十 - 雪漠 -

雪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(2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八十

再归大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

没过多久,太阳落山了,这是沙漠里最壮美的景观。当落日降到地平线上,发出一种强烈的光,给周围的天空,打上了一层渐变的金红色时,我们很多人都欢呼了起来。这时,其实我仍然沉浸在一种巨大的诗意中,我就在学生们的欢呼声中,大声地吼了一段非常有名的凉州贤孝:

天也空来哟地也空,

唯有日月转西东;

山也空来哟水也空,

山水相连到处通;

朝也空来哟国也空,

紫禁城里不知换过了多少主人公;

父也空来子也空,

只不过临危头顶那么三尺青;

母也空来哟女也空,

只不过在亡灵面前假哭几声;

兄也空来哟弟也空,

只不过是前世的仇人转仇人;

夫也空来哟妻也空,

只不过是来世转来生。

我说那珠宝玉器一起空,

金钱财宝一起空,

世人如果知道这个空空意,

何不到碧天洞中去修行。

你看那西天路上一只鹅,

口含灵芝念弥陀,

扁毛都知道这个修行意,

难道人吃五谷还就不念佛……

 

雪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(2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八十 - 雪漠 -

 

歌声越飘越远,那种渐渐消失的感觉,跟贤孝的唱词,形成了一种难言的呼应。两者都有一种沧桑的感觉。但即使这样,孩子们也仍然很高兴,沧桑的歌声没有影响大家的兴致,反而让大家的兴致更高了,所以,有时候,人要是能真正地明白无常,就会更珍惜当下的温馨。

茫茫人海中,漫长的时空中,有那么多人与我们擦身而过,有多少人能走进我们的生活,能跟我们有一段温馨的相聚,能在有限的时空中,给对方留下一种非常美的记忆?其实很少的。所以,能相聚,能相知,其实是一种难得的缘分。经历不要紧,因为经历总会随着时光的流逝,被抛进无常深处,能留下的,仅仅是一点温馨的记忆。但,这也够了。一个人在无助的时候,或许这么一点温暖,就能照亮他的天空,就能让他又向前走上几步。这就够了。如果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,能多一些这样的温馨,或许那些不和谐、那些火药味,就会减少很多的。

我的歌声落下没多久,万儒的兴致也上来了,他也给我们吼了一段秦腔。

雪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(2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八十 - 雪漠 -

雪漠:走进腾格里沙漠深处(2)——“从岭南到西部”之八十 - 雪漠 -

 

沙漠有一种巨大的力量,它能进入你的灵魂,让你产生一种平时很难产生的巨大的诗意。在这种诗意的涌动中,人会觉得自己非常年轻,这时,人就会像孩子那样,做一些非常率性的事情。信仰其实也是这样。香巴文化的信仰群体中,之所以有那么多六七十岁的老人,都找回了青春的激情和活力,都像少男少女那样,用无限的热情投身文化传播的事业,就是因为,信仰让他们有了一种澎湃的激情。那激情,让他们可以不计回报地做很多事,甚至不去看世界的脸色,这就是信仰的力量。在这个世界上,所有功利的驱动,都比不上信仰之火在人心中点燃的那股激情。

我们借着一点余晖,吃掉了自己带来的两个西瓜。吃完西瓜之后,我们又像在巴丹吉林那样,开始捡柴火,准备搞篝火晚会。沙漠里有很多死去的干柴,我们随便捡了些,就点起了篝火。这次的点火,比上一次在巴丹吉林沙漠要容易得多,那儿没有火,只有一个香烟头,我费了很大的力气,才把火点燃。这儿没关系。

有了篝火的沙漠,总会出现一种不同的感觉。那是跟白天不一样的诗意。这是沙漠里最美、最富有诗意的时刻。关于这种诗意,我在《大漠祭》中谈得非常多。灵官就是被大漠中的篝火所感染,觉得整个大漠显得非常之美的。

这时,火光照亮了一小片空间,更大的空间,更多的生物,都隐在黑暗中。未知的时空之中,仿佛有无数双好奇的眼睛,正在关注着我们。我们很享受这种神秘而充满诗意的时刻,大家的兴致也很高,随着音乐,我们一起狂欢,一起跳舞,充满了巨大的快乐。雷贻婷和罗倩曼没有忘掉摄影师的职责,她们在快乐之余,仍然抓拍了很多精彩的镜头。有好多照片中,再次出现了一些非常神奇的现象,似乎又来了一些神秘的客人,跟着我们一起狂欢。那次在巴丹吉林,也是这样。

蔡永祥和万儒都没有见过这种景象,他们都觉得非常惊喜。对我们来说,却是见怪不怪了,因为,从九十年代到今天,这种经历几乎是我们的常态,所有跟我们一起出去过的人,都会拥有这种常态的体验。

仿佛总有另一种生命,和我们一起经历着一段又一段的历程,他们时不时会走进我们的照片,跟我们合影。所以,我觉得,大自然中可能有着我们所不知道的某种诗意的、神秘的存在,我们不应该用自己贫瘠的知识,去否定那种巨大的存在。他们经常会出现在我们的笔下,出现在我们的镜头中,我觉得,也是一种缘分。

——2014724日写于香巴文化之旅途中

 

雪漠文化网,智慧更清凉!www.xuemo.cn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