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雪漠  

雪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甘肃省专业作家,国家一级作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、《西夏咒》、《西夏的苍狼》、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《野狐岭》等,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《光明大手印》书系。 雪漠文化网网址: www.xuemo.cn Email:xuemo1963@163.com QQ:417825705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【周末书评】每个人心中的木鱼令——读《野狐岭》  

2015-01-18 21:58:11|  分类: 光明大手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周末书评】每个人心中的木鱼令——读《野狐岭》 - 雪漠 -

《野狐岭》  雪漠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4年7月出版

 

【周末书评】每个人心中的木鱼令——读《野狐岭》

四川大学  

《野狐岭》故事从凉州童谣中缓缓拉开了序幕——百年前的两支驼队奔着不知何所似的“木鱼令”踏上了千里驼道,迈向了罗刹之所在。百年后的“我”,浸润在童年的幻想里,随着驼掌溅起的尘沙的裹挟,走向野狐岭,倾听无数沙涛释放的生命记忆。“我”正从双引号的束缚中挣脱出来,此刻“我”与我全然是血脉相通、心意缀连的同一体。

罗兰?巴特说,作品一经问世,作者就死了。主题从来不是操纵读者、观众想法的线绳,读者与观众才是最终的裁决。

如雪漠所说,“《野狐岭》中只有人物,只有一个一个鲜活的人物,一团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结。”

所谓人物,在《野狐岭》中是飞卿,是马在波,是木鱼妹,是大嘴爷陆富基,也是豁子祁录蔡武,是把式们,也是褐狮子黄煞神,甚至是沙漠里凶恶的狼。二十七次“我”与亡灵们的会面,拉开了别开生面的幽魂叙事。每一个故事的参与者,都在以自己的口吻和视角讲述着故事,人物的个性与生存状态潜藏在故事与故事的缝隙间肆意地游走。沙漠里踽踽行进的骆驼也能够张口说话,也具有自己的小心思小脾气;骆驼之间的斗殴、争夺,互相协助又自恃王道的脾性;驼队里骆驼与人们的相处模式……西部大漠的物貌人情、生活人文,无不在作品的字里行间渐渐显现出轮廓与内核。

所谓纠结,幽魂叙事的参差已经够让读者焦头烂额地挖掘了,而最为恍惚飘渺却又至关重要的一点——木鱼令,始终若隐若现。无垠沙场里骤起的沙暴大概正是“木鱼令”的玄机。胡家磨坊是马在波遭遇杀手追杀又脱险的地方,是传说中木鱼令所在之处,也是野狐岭上沙暴来临之时飞卿、马在波等人的庇护之所。“胡家磨坊”四字瞬时具有了不可言传的深意。目的地,庇护所,灾难窝,也是最终马在波和木鱼妹栖身的居所。这“四合一”的所在,像是人生中不断苦苦追寻的“他岸”的象征——人生朝着生命符码所在的方向进发;那也是杀气四起随时命丧的秘境;当它出现在触手可及的前方时,碾碎了悬念的希冀,还你生的力量;最终,生命的秘符在找寻的颠沛中获得。

每个人的生命中有着自己的木鱼令,也有着自己的胡家磨坊。“我的找到,只是我的找到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找到,这找到,代替不了那找到,但找总比不找好。”木鱼妹看懂了自己的木鱼令。

若是将《野狐岭》看作是一个扑朔迷离的历史时空,那么我们每个人都是在阅读中寻找胡家磨坊,也是在阅读中寻找属于我们自己的木鱼令。

转载:http://zm.njnews.cn/html/2014-11/27/content_1721788.htm

《周末》20141127 星期四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