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雪漠  

雪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甘肃省专业作家,国家一级作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、《西夏咒》、《西夏的苍狼》、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《野狐岭》等,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《光明大手印》书系。 雪漠文化网网址: www.xuemo.cn Email:xuemo1963@163.com QQ:417825705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做时代最清醒的灵魂 (选自《热血厚土》)  

2015-11-28 08:29:09|  分类: 热血厚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何羽:你的写作,跟时下很多作家不一样,你其实是在享受写作。

雪漠:是的,我是个很“自私”的人,我的写作,更多的是为了享受灵魂酣畅流淌时的那份快乐。生命很短暂,我实在没有时间和心情去计较别人的好恶。我的作品能否传世固然重要,但对我个体的生命来说,享受当下的宁静和快乐是超越一切的。我真是为自己灵魂的快乐而写作的。我不会为了博得一些也许是智者、也许是混混,有着各种称号的“他们”叫好,而扭曲自己的心灵。因为,无论哪个时代,充斥世界的,大多是一些不明生命意义的“混世虫”——对这个词,我没有丝毫贬义。我父亲就自谦为“混世虫”,我仍然很尊敬他。——当满世界时尚的“阳春白雪”泛滥成灾时,选择即将绝种的“下里巴人”是需要清醒和勇气的。我从来不六神无主地观察世界的好恶。我只求能在死神追到自己以前,说完自己该说的话。哪怕我固执的结局,是被搅天的信息掩埋,但我明白,被掩埋的璞玉仍是璞玉,被摇成旗帜的尿布还是尿布。因为我清醒地明白,岁月的飓风正在吹走我们的肉体,无论我们愿不愿意,都会很快消融于巨大的虚空中。可能留下的,也许只是你独有的那点儿精神。

何羽:你的意思是,你不愿迎合世界?

雪漠:是的。你发现没有?许多时候,不迎合世界者,反倒可能赢得了世界。世上有好多这样的例子,如孔子的儒学,罗曼·罗兰的反战,托尔斯泰的勿以暴力抗恶等,在噪音搅天的那时,他们都没有迎合世界——孔子甚至被讥为“丧家之犬”——但终于,世界迎合了他们。再如,德国哲学家康德,他在世的很长一段时间,没人知道他。人们只看到他在那条小路上走过来走过去,像闹钟一样准时,却没人理会他。但后来,全世界都知道他,他成为哲学史上绕不过去的存在。时代的喧嚣并不能淹没康德。那个固执而不明智的“丧家之犬”,现在更成为“万世师表”了。

何羽:在当前这种环境中,有多少人能体会或是欣赏你所向往的那种精神呢?

雪漠: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,能承载人类精神的,只有少数人。在任何时代都这样,无一例外。可是,当你翻开历史,就会发现,人类历史的每一个时代,闪光的,也就那么几个名字,也就那么一点思想。跟他们处于同一时代的绝大部分的人都被淹没了。被淹没了的,多是混世者,多是追赶时尚和潮流的人。他们只有欲望,却没有思想,也没有灵魂追求和信仰。这些人占了绝大多数。他们制造的喧嚣和噪音也最多。在他们所处的时代,他们总能淹没一些声音,就像现在的时尚追星族可以淹没很多智者的声音一样。但历史上留下来的,恰恰是那极少数人的声音,它是人类文化中最闪光的东西。哪怕世上的人大多变成追星族,大多成为混世者,但这茬人死去之后,留下来的,仍是那个时代最清醒的灵魂。这些灵魂的数量并不多,像俄罗斯的某个时期,留下的,也不过是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等。但正是这几个名字,代表了俄罗斯大地上最宝贵最精髓的东西。现在,时代的喧嚣惊天动地,一些外来文化、时尚文化、追求及时行乐的文化总在淹没真正的智慧。但随着这茬人肉体的消失,那些声音就被岁月的飓风吹得再也找不到一点痕迹。留下来的,仍是一种清醒的智慧的声音,它可以穿越历史的时空。

——《热血厚土》(何羽编著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