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雪漠  

雪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甘肃省专业作家,国家一级作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、《西夏咒》、《西夏的苍狼》、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《野狐岭》等,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《光明大手印》书系。 雪漠文化网网址: www.xuemo.cn Email:xuemo1963@163.com QQ:417825705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余泽雄:相聚总短暂 期待会有时  

2015-12-29 10:17:56|  分类: 光明大手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余泽雄:相聚总短暂 期待会有时 - 雪漠 -

余泽雄:相聚总短暂 期待会有时

 

时间对任何人都是陌生的,而与时间相应的踪迹,却能暂存在记忆里。离开大学校园,一晃就是三十八年。我仍依稀记得,二十八张同学的脸孔,尤其是那个被全班同学侃称为“小孩”的谢泽权,怎看都像个中学生,因为俏皮、多动的缘故,“小孩”的别称,也就不经意地扩散到其他班了,时不时,还被一些女同学作为取乐的笑柄,但也为“小孩”结上不少人缘。尤其是讲粤语的广东人,不知何缘故,总能在一瞬间,就闪出一个让人无法忘记的“外号”或“别称”。就拿与我同住一个房间的李孟儒说吧。记得那时,是新生入学,辅导员老师点名,“李孟仔”,却没有回答声,老师再念了一次,还是没有回答。几个女生,开始在下面窃窃私语了,是谁呀?怎么起一个这样的名字。同学们在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,有个墩实且一脸憨厚的小伙,站了起来说:“郭老师,你念错了,那叫‘李孟儒’,不是‘李孟仔’,”他的回答声刚落,一阵哄堂大笑,染红了李孟儒的脖子。老师豁然醒悟,原来手写花名册的“儒”,写成人为的简写字,很像“仔”字。一个小插曲,提升了这位可爱“孟仔”的辈分尊称,这也是“小孩”的杰作,他的理由是,“孟仔”年纪比我大几岁,叫什么仔的,别扭,就叫“孟哥”吧!我说呀!“小孩”,你的智慧却不是小孩呵。“孟哥”这一叫,李孟儒心里舒坦,乐不可支呢。后来,“孟哥”这别名,也在老师、男女同学中间流行开来,并一直叫到现在。更有趣的是,班里有位女生叫胡彩珍,平时也喜欢说点笑话,并插上一些臆造,这可是给男生提供“起名”的绝佳素材,既然姓胡,就叫“葫芦”吧。可要知道,在广州人的眼里,“葫芦”是个贬义词,意为说大话。但这位胡小姐,却欣然笑纳,不温不火,继续她能说会道的“笑话”特长,如今,“葫芦”也近甲子之年,开朗性格犹存,家庭幸福。细细想来,也十分有趣,当初男同学以贬义起了个“葫芦”之名,却不知成全了“葫芦”的美意“福禄”。如此笑谈,在班里,何止二、三。

岁月不老,流年却已浑厚。大学时的二十多位同学如今大多数已成抱孙族。班里的五朵金花,四位不是尊称“阿嫲”,就是“婆婆”。就说连大姐吧,一女一男孙,把她每天弄得像个陀螺似的,但每次同学聚会,只要有谁提起宝宝,连大姐就把存在手机上的孙儿照片,呈给别人分享,脸上的笑容和温馨,溢于言表,真是羡煞旁人。可是,在男同学里也有不少“杰出”者,比如,冯肈林,大学一毕业,被分配留校,继续深造当了老师,后来,励志自己创业,在广东环保设备领域小有名气,现在是公司的老总。那年,我和新婚妻子旅行结婚,第一站到广州,到学校找到了他,他也刚结婚不久,夫妻俩送了我们一本集相册,至今集满了三十多年来,留下的照片,每当翻阅,总有一股浓浓的同学情意涌上心头。还有广州同学钱康龄,因为个子在班里数一数二,也自然有了雅号;钱大哥(个),其实,他年纪并不大,只是性格温顺,从不发脾气,特别招女生喜欢,每次在广州周边城市居住的同学聚会喝茶,都被“女生”们支去早早到茶楼占台位,钱大个总是乐此不疲,尽责承担,从不落空。不要看钱大个表面懦弱,做事却是沉稳踏实,退休前是大型企业一名资深的技术主管。居住国内的同学,都已退休,而移民澳洲的林新华,仍坚守工作岗位上,多年旅居国外生活,历练了他精湛的做事能力之外,更凝聚了赤子的思乡之情。身在海外,却心系家乡父老,“父母在,不远游”的思念,总是挥之不去,在今天的微信群里,得知他又返广州,却因要照看父母,不能赴约同学聚会,大家留言祝福,暖意融融,情谊不减。

离校三十八年。白发、皱纹、斑点、臃肿的容貌,更替了当年一个个意气奋发的小伙子和靓丽可人的小女生。每人的艰辛、苦楚、杂陈,都是一部不可复制的自传,其中个味,有精彩纷呈,更有潸然泪下,有笑语温馨,更有悲欢离合。人生无常的真相,总是形影不离,追逐每个个体、家庭。岁月的悲曲,也不可能被欢愉的笙歌所屏蔽。让人揪心的,莫过于,几位英年早逝的同学,他们是;吴靖泉、崔向平、龙建超、周锦祥。当年,班里的笔杆子,当属同学们戏称的“广播站”:吴靖泉。据说,他毕业后,壮志未酬,在他所在的城市当上了局级领导,正在他要竞选副市长的骨节眼上,命运却提前安排他躺在了病床上,从此不起,撒手人寰。那天,我翻开学生时的一本旧日记,页面上清晰记着他的笔迹,写的一首分别赠诗,“献给您——亲爱的老师”,其中末句“别了,亲爱的母校;再见,敬爱的老师;我们想也许在日后的一个什么日子,在一起戴上大红花,到时带上胜利捷报探望你……。”滚烫的诗句,追忆着梦幻般的青春,更嘘吁着生命的无奈。大学一毕业,大家就各奔东西,有些至今未见过面。当获悉,崔向平由于车祸逝世,才知道他移民到了英国,且打下了一定的事业基础。他突然的离去,令同学们惋惜不已,隐隐作痛。如今,他那张傲然自信,英俊不凡的面孔也渐渐在记忆中淡去。

虽然,大学毕业分别后,同学之间难得见上一面,但也总能听到一些他们的故事,欢愉,不幸交集。总觉得,时间的鞭子,在身后抽打,一不经意,头顶秃了,胡子白了。喝下了岁月这杯苦酒,也总想用生活中的甜,来稀释它的苦涩。于是乎,想到了旅游,想到了聚会,想到了锻炼,想到了读书或参加社会活动等等。似乎让这些“高雅”填充退休后的空白,心就踏实了,顺畅了。其实不然,如果,刻意地寻求心外的欢乐,也往往不能长久,更何况那些依赖于物质支撑的“高雅”,总会消歇。不知是哪位诗人写的“风光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,其意境是表达超然的心态,还是感叹暮年的失落。还是不去猜度为好,风光也罢,黄昏也罢,都是人生路上的匆匆过客,怎能留得住。既然已到耳顺之年,恰应以淡泊铭志,以宽容度人,以读书养心,以善行集粮,如此安好,此不悠哉!

20151228

 

 

雪漠文化网,智慧更清凉!www.xuemo.cn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