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雪漠  

雪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甘肃省专业作家,国家一级作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、《西夏咒》、《西夏的苍狼》、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《野狐岭》等,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《光明大手印》书系。 雪漠文化网网址: www.xuemo.cn Email:xuemo1963@163.com QQ:417825705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雪漠:文学之外的使命  

2015-04-12 10:04:53|  分类: 光明大手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雪漠:文学之外的使命 - 雪漠 -

雪漠:文学之外的使命

◎主持人:说到象征与真实,我想谈谈我的一个阅读体验。这几天最大的新闻,就是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。他的获奖辞是“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、历史及当代融合在一起”。坦白地说,看到这句话时,我第一个想起的就是您的《西夏咒》。我觉得用这句话来评价《西夏咒》是再恰当不过了。但是再往深里想的时候,我发现《西夏咒》的民间和莫言作品中的民间还是不一样的。就是说,凉州与高密是不一样的。在我看来,前者是信仰的民间,后者是乡土的民间。我认为,《西夏咒》的民间更接近《百年孤独》中拉美的那块土地。

第一次读《西夏咒》时,我想到的就是《百年孤独》。马尔克斯也说过,拉美那块土地有很多别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东西,比如长猪尾巴的男孩,坐着毯子飞上天空等等。这些别人眼里的神奇现象,当地人却习以为常。因为,他们的生活中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类似的事。

不过,虽然《百年孤独》的民间也呈现了一个高于现实的存在,但却没有一个关于信仰的清晰指向。这是《百年孤独》与《西夏咒》一个很重要的区别。所以我觉得,马尔克斯的“孤独”跟雪漠的“孤独”还是不太一样:前者意识到一种比人类更伟大的存在,但无法与其建立联系,因此感到孤独;后者,也就是您,已经与那种更高存在融为一体了,您站在“他”的高度观照周围的世界、我们的现实,于是产生了一种非常深刻的孤独感。这种孤独感源于觉醒者无法唤醒沉睡者时的那种无奈。所以我认为,您的作品中还有一种启蒙的意味。

在这一点上,我觉得《西夏咒》与鲁迅作品也有相似之处。区别是,鲁迅的“孤独”缺乏对更高存在的向往,因而更多地表现出一种偏激、愤怒;《西夏咒》的“孤独”则蕴含着一种很深的悲悯,这也是它非常伟大、非常令人敬服的地方。

另外,我还想向您请教一个问题:同样是自性写作,《无死的金刚心》与《西夏咒》的创作状态有没有不同之处?

●雪漠:区别在于,《西夏咒》是写给我自己的,因此我不管读者,任由灵魂自由流淌;《无死的金刚心》则写给需要它的人,是为了传播真理而出版的。有个出版社的社长说过,用小说弘法是雪漠的一大发明。他说得对不对?不好说。我们且不说弘法还是不弘法,只说传播真理,让真理生起妙用。这部书的本质就是为了“用”,为了香巴噶举大手印文化。这是非常重要的。如果不是为了这个目的,我或许就不会写这部书了。

那么,它跟文学有关吗?有。选择文学的形式,首先还是为了让它能出版,能更好地传播。这是一种入世的做法。出版后,我就了了心愿,至于它是否畅销,能否得到大众的认可与接受,我不在乎。这时,文学只是我的菜篮子,里面装满了各种智慧的“蔬菜”。它不是推销我本人的工具。我只希望能借助它,保留香巴噶举文化中的宝贝,以免它们被历史淹没了。可惜的是,考虑到一些客观因素,有很多内容我还是删了。

从艺术的角度来看,《西夏咒》非常美,它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惊叹的高度,远比《无死的金刚心》高明。而且,无论跟哪个作家的作品相比,或者跟我的任何一部作品相比,它都绝对不会逊色。因为,它是我的灵魂,它承载了那块土地赋予我的很多东西。诸多厚实的、博大的东西,让它拥有了一种不可替代的价值。当然,以后或许我仍然会超越它。

《无死的金刚心》跟《西夏咒》不一样。我本来不打算把它放进“灵魂三部曲”。在以前的一次访谈中,我也说过,“灵魂三部曲”的第三部是一部跟岭南文化有关的作品。但是那个东西我需要从容地写,从艺术的角度,创造出一部更好的作品。我觉得,如果能实现这一点,作为作家,我对社会就有交代了。所以,《无死的金刚心》承担的不是文学上的某种使命,而更多的是一种文化使命。

当然,“光明大手印”系列同样可以承担这个使命,然而它跟《无死的金刚心》仍然不一样。因为,后者毕竟属于小说的范畴,它可以做到很多“光明大手印”们做不到的事情,也可以做到一般文学作品做不到的事情。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它都是不可替代的。所以,即使作为大手印文化的传承者——或者载体之一——我做的一切已经足以传承这种文化,但我仍然要以作家的身份完成更多的事情。这些事情,我们可以称之为“因缘”。

我不想用“上师”或“教徒”的身份去做事。因为,假如我的身上贴了这些标签,别人就会用它们来衡量我、要求我。那么,在这个时代,我就会受到很多局限。这个时代不需要一些有巨大影响力和号召力的、宗教意义上的大师,它更需要一个伟大的作家。

因此,我总是不遗余力地打碎自己身上的宗教标签,也总是在“糟蹋”自己。比如,我老写一些消解自己的东西,像《“疯话”雪漠:是佛是魔?》,或者“雪漠是头驴”之类的打油诗等等。之所以我要这么做,是因为我想打碎别人对我的神化。否则,很多朋友、学者就会对我产生一种误解,以为我需要它。

事实上,我不需要这个东西,我更需要一种质朴、朴素、低调的生活,更需要默默地、静静地做事时的那份淡然。我非常不愿意被神化。一旦接受了这种神化,我就要装模作样地坐在“供台”上,失去“人”的很多自由与乐趣。

所以,大家不要把雪漠当成“神”。雪漠不愿意被大家顶礼膜拜,他更愿意交一些朋友。因此,很多人想拜我为师的时候,我都对他们说,我们还是做个朋友吧。当然,假如一些人真心发愿想传承一种文化,想做我的学生或者弟子,我也是随喜。但是,我自己并不需要这个东西。我最需要的,还是朋友。

在我的生活中,能平等交流的人越来越少,能说说话、聊聊天、逗逗乐的人也越来越少。这或许就是人们说的“孤独”吧。当然,这不仅仅是因为我身边没有这样的人,还因为跟我差不多的人本来就很少。你也可以将其理解为“曲高和寡”,但实际上我没有这个概念。很多时候,我更愿意一个人静静地待着,禅修,读书,写点东西。

所以,我希望朋友们尽量不要神化我,不要把我放在火上烤。我的学生如果想写点东西,谈谈在我这里得到的启迪和感悟,也是可以的。但我希望大家尽量把我当成普通人,当成一个有着平常心的明白人。这就够了。我更喜欢这种态度。

——摘自《光明大手印:文学朝圣》 雪漠著 中央编译出版社

 

雪漠文化网,智慧更清凉!www.xuemo.cn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