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雪漠  

雪漠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甘肃省专业作家,国家一级作家,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“甘肃省优秀专家”、“甘肃省领军人才”、“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”、“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”等称号。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、《白虎关》、《西夏咒》、《西夏的苍狼》、《无死的金刚心》、《野狐岭》等,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《光明大手印》书系。 雪漠文化网网址: www.xuemo.cn Email:xuemo1963@163.com QQ:417825705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第一节 周星增:今生只做建”桥“人 (选自《热血厚土》)  

2015-09-25 14:39:49|  分类: 热血厚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 母亲

关于周星增的“建桥”创业史已有大量报道,而我却想发掘决定一个人或一项事业能否成功,以及预见他未来能走多高、走多远的文化基因。许多时候,相当于累累硕果,我更想探究其深埋地下的,曾经是一颗什么样的种子?

后来,我发现,对周星增影响最大的人,是他的母亲。

这位来自浙南大地的平凡女性,善良、坚韧、圆通、睿智,她以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身传言教,诠释了人世间最温暖、质朴、隽永的真理,做人要以善为本。以周母的言行上,我依稀看到了自己母亲、很多中国传统女性那熟悉的身影......

泱泱中华,文明之邦;上善若水,源远流长。

当这个世界日趋纷繁、喧嚣、热恼的时候,总有一种力量,是我们每个人心中的定海神针,她以永恒不变的安宁、祥和、清凉,抚慰着迷乱、困惑、焦灼的心灵。鲁迅先生曾说,寻找民族的脊梁,要看地底下;也如一支流行歌曲所唱:灿烂星空,谁是真的英雄,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......是的,这些平凡的人们,正默默生活在我们身边,他们的音容笑貌朴实无华,但他们言行中承载着善文化,竟以如此的光明,烛照青史,历久而弥新!

让母亲的故事珍藏在周星增创业史的首页吧,我想保存这一段很容易被岁月吹散的记忆。若干年后,哪怕“建桥”长成了参天大树,也不能忘记根在哪里。因为,我坚信这样一个真理:只有善的种子,才会结出善的果实。

于是,我对周星增的采访,就从母亲话题开始。

母亲忍辱负重,直面生活磨砺

何羽:周董你好,我经常听企业界朋友说,周星增是个大孝子。能跟我们聊聊你小时候的故事吗?

周星增:好啊。我母亲今年七十岁了,她身体一直挺好的。......记得前年春节,她悄悄跟我说,觉得身体不行了,老觉得哪儿不舒服,叫我有空多回柳市老家,陪她聊聊天,所以这两年我回温州比较多,都在老家过年。......有时候,我也想不通,当初做事业最大的一个动力,就是让母亲开心,让母亲骄傲,后来发现,我带给母亲更多的是担忧、寂寞、孤单,真不知道我的行为究竟是孝,还是不孝?

何羽:中国有句老话说,“自古忠孝难两全”,相信老人家一定能理解你,“儿行千里母担忧”,这种牵挂也是永远放不下的。

周星增:......我受母亲的影响太大了。可以这么说吧,我创办建桥最初的目的,还有,人生路上,我无论碰到什么样的困难、挫折,那种永不放弃的勇气和毅力,都来自母亲对我的教诲和期待。......解放初期,外公去世早,外婆改嫁了,我母亲,还有她姐姐,也就是我姨妈,十一二岁时,都被送了人。

何羽:那时候在农村这种现象很普遍,主要还是因为穷,又加上重男轻女的思想,一些家庭穷得养不活孩子了,就把女孩子送给别人家当女儿。

周星增:这事我也是长大以后才听说的。......母亲先被送给一个姓周的人家做女儿,那人家后来也没落了,又把她送给一户姓包的人家,地方转过好几个......现在,我家每次过年过节、办喜事,舅舅特别多,这个姓周,那个姓包,我也记糊涂了,反正我都当他们是亲舅舅一样招待,吃酒席的时候,让他们坐“上横头”(温州方言:贵宾位)。

何羽:这事现在说起来轻松,设身处地想想,对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来说,那是多么可怕的噩梦啊。这么小,失去了亲爹娘,就像一件物品,被人家丢过来、抛过去,还要在陌生人家里谋生,求食,看脸色,什么叫人情冷暖?什么叫世态炎凉?多少温室里长大的孩子,一辈子都没有体会过的滋味,恐怕你母亲很早就尝够了,也看明白了。......哎,你那位姨妈呢?她被送到谁家了?

周星增:具体我也说不清楚。那时,通讯很困难,再加上我母亲也转过好几户人家、好几个地方,她俩根本不知道对方音讯。

何羽:你有几个兄弟姐妹?

周星增:我排行老三,有哥哥、姐姐,还有一个妹妹。从我记事起,印象中,母亲一直都很消瘦,忙个不停。她是全家的中心、重心,只要她在,我们就踏实了。有一次,母亲没在家,我在门口等了很久,邻居阿婆说,“去你外婆坟头看看吧,你妈受了委屈,从不跟人说,老躲到那儿哭呢!”果然,我在那里看到了母亲的背影,她低着头,后背不停地颤抖......我呆呆地立着她身后,也不喊,等她哭够了,站起来,擦了泪,母子俩默默回家走。母亲就是这样,天大的苦,都搁在自己心里,从不叫苦喊累,也从不抱怨什么。......从那以后,每次看到母亲不高兴了,我就像只小狗一样,装得特别乖巧,围着她转个不停,想法子逗她高兴,有时候,实在想不出好办法了,我就凑到她跟前磨蹭,“妈,你打我两下吧,狠狠地,多打几下,你就消气了。”

——《热血厚土》(何羽编著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